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4095|回复: 0

环保产业的未来在服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3 02: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为清华大学环保产业研究所所长、中国水网总编,傅涛正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抉择。他可能要改变现在以研究为核心的工作方向,转向一个 目前看来有些“超前”的产业实践领域。他在尝试整合业界各环节优秀的专业公司,组建一个环境综合服务公司。按照傅涛的设想,这个公司作为环境综合服务提供 商,有能力与地方政府签订合同,比如通过使辖内某条河流水质从劣Ⅴ类提高到Ⅳ类,从环境质量改善中获得合理利润。
在包括节能产业、信息化建设等领域,这种由集成商提供外包服务的模式早已不陌生。傅涛希望这种属于现代服务业的业态创新能够早日在环保产业中发生、发 展。“环境综合服务业以环境服务总包为出口,可涵盖咨询、专业运营、工程、装备制造以及相关联的投资等各个产业单元。可以说是在已有产业环节上的超级综 合”。而它的出现,将有希望整合零散、虚弱的产业环节,引领环保产业以清晰明确的产业门类出现,获得持续延伸的市场空间。
①服务业各环节没有整合无法发挥统领作用
  如果不是以可计量的环境产出、实现一定环境效果为核心,并以此作为采购计费的基础,环境服务业无法成型,环保产业也仍然不是独立产业,还只是设备、工程、服务的简单叠加和集合。
  “在欧美发达国家和地区,环境服务业占环保产业的比例通常在50%以上。”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司长赵英民接受采访时说,这个比重的增 大被视为环保产业走向成熟的标志。而据统计,2008年,在我国环保产业4800亿的产值中,环境服务业产值约1100亿,所占比重为22.9%。可以 说,我国环保产业尚处于产业化初期,由环境设施建设带动的设备制造和工程在产业中占主导位置。
不过在傅涛看来,比重低只是问题的外在表现。“服务业的各个环节自身没有得到充分发展,也没有发挥对行业应有的统领作用。这主要是因为各环节没有得到整合,综合的服务业还没有形成。”
傅涛以污水处理行业为例。“在十多年前,污水处理设施主要是政府投资建设,事业单位性质的设计院、建设工程公司承接设计和建设,本质上是从政府事业费 里列支,面向外部的市场需求只有设备采购。”他说,那个时候环保产业的主要内容就是设备制造加工业。即使后来工程、设计、咨询、投资等环节陆续市场化或是 引入市场机制,但这些分散的服务环节,本质上其实属于工程业、智力服务业、金融业等,并非专为环保服务。“这些环节的叠加,还不是真正的环保产业。”
根据世贸组织的有关定义,环境服务业的首要特质就是以环境产出为计价标志。“也就是要产生明确的环境效果,并以此为付费依据”。那么,当运营服务业开 始发展,此时才初步具备了“以可持续的环境效果为核心进行计费”的意味。“根据处理多少水量、去除多少污染物,而不是根据买了多少设备、建了多少工程来付 费。我认为,此时的产出就体现了一定的环境效果,具备了环境服务业的基本特征。”
傅涛特别强调,如果不是以可计量的环境产出、实现一定环境效果为核心,并以此作为采购计费的基础,环境服务业依然不能成型,而从环保产业发展的目的和 初衷来说,这个产业的内涵就依旧是空虚的。“就如同现下流行的建筑节能,如果没有节能服务提供商,并以节能效果为计费单元,那么,所谓节能产业就只是节能 灯、保温墙体、门窗产业、采暖等各个产业的叠加。环境服务业对环保产业的意义也是如此。”
②环保产业你到底是哪一行哪一业?
环境服务业的成熟,意味着环保产业的“面目”变得清晰、明确,真正保障环保目标实现。    在20多年关注、参与环保产业发展的经历中,赵英民一直有着这样一个困扰:“国家统计局的人问我们,国民经济这么多行业,你们算哪 一行哪一业?我们回答说环保产业是横向的,哪行都有涉及。”但是在现有的分类统计体系下,这无疑就带来了产值等经济数据计算上的麻烦。“生产脱硫设备,算 环保产业产出还是算机械制造业产出?这恐怕很难说。”
30多年来,环保产业一直有着行业门类、产值“说不清”的尴尬。统计的混乱造成家底不清,这也直接导致了各种相关规划后来的不适应。
“而一旦服务业的形态比较明晰、成为环保产业的主流形态后,这个问题就将变得比较简单。从集成商的角度,不管设计、产品、技术、工程从哪里来,要和多 少经济门类发生采购关系,最后花了多少钱,都包含在签订的服务合同总价里,这就是我们环保产业创造的价值。”赵英gesep全球节能环保网民认为,环境服务业的成熟,将意味着环保 产业“面目”变得清晰、明确。
在采访中,傅涛反复强调,如果没有一个可量化的、标准化的产出,没有根据环境效果付费,那产业就会始终站不起来。“产业的各个环节都号称自己是搞环保 的,但都属于别人买什么我就提供什么,实际上并不明确环保是什么,产业发展的目的是什么。而且由于没有最终的评价,产业的各个环节也无法得到根本的提 高。”
傅涛指出,能提供有效环境产出的服务提供商,本身甚至可以没资金也没产品,但具备集成产业各环节的能力,有对环境效果负责的能力。“集成商进行融资以 及进行各种必要的技术、设备、工程采购,最后付费的依据就看有没有达到合同确定的治理效果。而对效果负责的集成商,自然会选择性价比最高的产品与服务、效 果最优的组合。而他付出的智力服务,也能得到合理支付。这也将带来新创造的产业价值。”
和现有的服务环节相比,属于现代服务业范畴的环境服务业强调的是集成概念,不是基于末端的一次性交易。“如果还是按照传统的分类去理解环境服务业,那 是低估了这个行业,而且它也不可能成为环保产业发展的支柱。只有综合服务业才是实现环境保护目标的保障,对整个产业起到真正的统领作用。”
③谁是环境服务的购买者? 
  传统的产业模式已经不能满足环境保护、环境管理的需求了,环保产业业态正式向综合服务业过渡的阶段已经到来
  “关了多少工厂、上了多少治污项目,可能公众并不关心。现在老百姓关注的是环境质量的改善,要看治理的效果。”而从宏观层面上,国 家环境管理的思路也从单点、单因子转向对环境质量改善等综合目标的需求。傅涛下定决心投身到推动业态革新的工作中,正是看到了环境需求发生改变的大势所 趋。“传统的产业模式已经不能满足环境保护、环境管理的需求了。环境产业业态正式向综合服务业过渡的阶段已经到来。”
“以前,一个工厂污染河流,那就上治理工程,甚至直接关掉工厂就行。那时,环境需求是单点的,确实不需要综合环境服务。但现在,环境问题已经呈现高度 复合的特点,治理变成了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方方面面的工作。哪些工作是最至关紧要的,如何以有限的资金最快实现效果,这就需要系统考虑、统筹安排。”
在傅涛看来,地方政府有综合协调的能力,但有时候并不专业,而这往往会导致投入的不经济、投资效率的低下,水污染治理行业不缺乏这样的实例。“很多治理工程花了那么多钱,仍然只能对工程负责,承诺工程出水可以达标,却不敢承诺环境效果。”
“面对环境问题的复杂化,再将治理的需求进行简单分解已经不能有效解决问题了。”为此,环境管理、环境保护有必要也有需要进行专业上的提升,地方政府应当采购富含智力的专业环境服务。
某地政府辖内有一条河的治理需求,如果有这么一个专业化的公司可以承诺在一定时间内改善河水质量并保持效果,政府是否可以与之签合同,由其承担治理工作,即购买环境服务?
赵英民的回答是,完全有这个可能。他说,完善的法律法规、标准政策,严格的执法监管,使得环境成本内部化,企业成为购买专业环境服务的客户。但可能还 有一个更大的客户,即地方政府。“根据WTO的定义,政府采购不只是买电脑、买复印纸。‘三河三湖’治理规划,动用的是财政资金,都属于政府采购。一条河 的治理,完全可以采取市场的方式。这是必然也是合理的一种发展趋势。”
据赵英民透露,在目前的发展阶段,能够具备这种能力的专业公司还没有出现。而国家大手笔推动的“水专项”除了全面支撑国家水质改善这个目标外,很重要 的目的是要扶持和推动环保产业的发展。“我们已经在一些流域做了这样的制度设计,希望公司等市场化主体通过承包的方式来参与环境治理的工作。”
环境综合服务业以环境服务总包为出口,可涵盖咨询、专业运营、工程、装备制造以及相关联的投资等各个产业单元


④超强专业集成能力的公司在哪里?
  鼓励企业间以联盟形态提供环境咨询、环境工程、环境投资、环境装备集成的整体服务,单个点上的优秀公司只能是被集成的对象
  傅涛说,我主张的环境服务业并不是要彻底改变环保产业的发展形态。而是在服务外包概念的引领下,使得产业原有的各环节听从专业集成公司的调配。“就像是环保产业有了自己的大脑。”
但实际上,这并不简单。环境服务业提供的产品是一种系统化的解决方案,作为技术密集型产业,其所提供的服务产品在广度上涵盖污染防治、生态修复等领 域,从评估设计、投资建设到运营管理等各个环节,在深度上是以达到所要求的环境效果为目标,经过全局设计和考量而形成的一种综合、系统的解决方案。
“一条河、一个湖水质要从劣Ⅴ类提高到Ⅳ类,还要保持。针对这个明确的产出,公司要知道该去做哪些工作,考虑工程、设备、资金、人员的问题,治理效果的持续性问题。综合环境服务的提供者必须是具备超强专业集成能力的公司。各环节上的专业公司只是被集成的对象。”
赵英民说,对于一些已经有所积累的国内企业而言,向服务业态的创新实际上是自身盈利模式、商业模式的一种进化。比如某家知名上市环保企业以前的盈利模 式是技术和相关的产品,然后发展为承接工程。假使将来他成为污水处理服务的集成商,可以不再掌握技术或是生产产品,但一定要有一种能力,即有效管控设计、 施工、设备等各环节质量的能力。项目没做好,没有实现效果,得有赔付的能力。
为此,傅涛正在酝酿试点。联合产业各个领域、不同环节上的知名公司注册成立一个企业,以联盟形态提供环境咨询、环境工程、环境投资、环境装备集成的整体服务。“先试试水,带个头”。
国外的综合环境服务集成商已经看中了中国的环境服务市场,如美国的WESTON,BRISEA (注)等国际知名环境服务公司都已经开始在中国承接项目。不过,傅涛坚信他设想的公司只能是中国制造。
“发达国家的环境治理期已经基本过去,处在维护的阶段。而中国的环境问题更为尖锐复杂,治理是个长期艰巨的任务。这也决定了我国环境服务业的深度、广 度、难度都要比发达国家大得多,其复杂性不是某个国际公司可以胜任的。HTTP://WWW.GESEP.COM只有本土的企业才能在了解政策、市场的基础上整合各种资源,敢于承担各种风险。我所 梦想的公司只能在中国出现。”
  注:Weston Solutions,世界一流的环境工程、设计及顾问公司,目前是美国环保署最大的服务供应商。自1990年以来,WESTON  参与了许多中国项目,涉及污染调查与评估、污水处理工程管理、危废处置工程设计与审查等。2009年11月,在上海开设了办事处。
BRISEA Group,核心业务是提供专业环境、能源技术服务及技术转让等。从成立之初起,就开始在华开展污水处理、土壤修复、固废处置、环境应急反应等项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运营团队|公益论坛|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tag|公益   

GMT+8, 2017-7-24 00:53 , Processed in 0.16533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香港联领基金 会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